您的位置 首页 >> 处女座

趣说湖南2018年的第一场雪惊艳

来源:南京星座网 时间:2020年03月20日

秋梦里,赴一场花事

但随花事秋梦里,碧树金风皆可期。

朋友说,这花叫做鬼子姜很不好听、又似乎应该有着乡野故事的名字。本待追问一下,转念想来,也无所谓的。我并不是个真正的花世界爱好者,仅止是喜欢看,无论道旁野花,还是案头贵族,都只当一道过眼的风景。不似老吉那家伙,简直一部人形百科全书,随便一草一叶,都能追究到孢子状态,又能从五千年书海里挑拣出专题的词赋来,再加一番感慨,直让人觉得那哪里还是什么花草,分明无上珍宝偶落了凡尘,只消历够了劫,待如老吉这般人物捡拾了去,重列瑶池仙班。

说来,我家房北原也有一簇的,是多年前,我蹬着自行车,跑去通往邻镇的道旁,从被毁弃的绿化带废土堆里挖来。当时只得一两株,次年竟繁衍了一大丛。花期极长,从初夏一直开到秋凉,泼泼洒洒的,煞是惬意。可惜后来村里统一规划,我的花丛也便规划掉了。如今却在这无人理会的路边,又见了它的潇洒。淡淡地,竟生出一丝丝感动。

会仰着脸儿笑的,这有着奇怪名字的鬼子姜????太阳的颜色,被它亮到了极致,灿灿地。常引来蜂蝶光顾,不经意就闯进了镜头。于是我也讪讪地笑着,收起手机—才买的新机,居然不能充电,说没点郁闷是假的。然而被这太阳脸儿般的花儿一笑,被这爱凑热闹的蜂儿们一闹,心情便也爽利了起来。

暑去秋未凉,这时节,恰是各色注定结出果实的野花的盛世。叫得出名的、恍惚间记不起的,纷纷鹤立在荒草丛间。有些果实是可以吃的,是小时候舌尖上的快乐。然而都走远了,如所有过去一般,走远了,只留个影儿,供某个节点作为回忆的契机。

荒坡上,杂草过人。不知怎的竟开出这么一大朵向日葵。它才是真正的鹤立呢,离得远远的办公室里,隔窗也能清楚地望见。尝试着很努力地去接近它,因腰脊不便,终无法站到平齐的高度。仰视着,绝对算不得肥硕的叶子,绝对算得上灿烂的花朵。大概全部的生命力,都用来开花了吧?甚至没有去计较是否还有力气结籽!我问它为何,微风中轻颤的花瓣告诉我:但凡生灵啊,总要付出些精神在某件中意的事儿上!

前些天去了兄弟学校,王小的月季、新小的串红,似与秋争色般,红得格外妖艳。忽想起,虽则春花百般娇娆,却始终不及秋容的饱满。大抵也因半生的力气,都蓄积在了此刻,来赴一场别前的盛宴罢!

便如这美人蕉啊!前所难企的靓丽,带着满足的骄傲坠地。便是西风,也不忍来收走它华服盛装的美意。

而我,终是成不了花儿的。那么,便以我全部的绿,成全你金色的梦幻。蝶舞的季节,定还有你的影迹,踏着夕阳,乘着秋风,归来,赴这一场不可负的花事…

一岁宝宝最近不爱吃饭

糖尿病性心血管病

精神焦虑抑郁消化不良的原因

怎样预防颈动脉斑块增长
男人50岁有轻度阳痿
首荟通便胶囊怎么样
标签:
友情链接+
南京星座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