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>> 金牛座

作为2012年全球最引人注目的爱情小说惊艳

来源:南京星座网 时间:2020年02月25日

余华新作《第七天》上市一段时间以来,引发了读者的无数吐槽。按常理,余华间隔多年出一部长篇,得到关注也是正常。从目前的评论来看,该长篇最大的争议是小说中出现了过多当下的新闻事件,貌似“新闻串烧”。日前,余华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。余华称,他写下的是我们的生活,如果有一天没人关注他了(包括骂声),那就意味着他被遗忘了。

关于小说像“新闻串烧” 我写下的是我们的生活

有网友称,《第七天》里描述的事件太熟悉了。“有墓地分等级、医院死婴、毒大米等。余华不过是把这些悬而未决的新闻事件,通过文学想象重新还原了。”针对作家为何要放近视线写当下的问题,余华称,作家如何叙述现实是没有方程式的,是近还是远完全取决于作家的不同和写作的不同,不同的作家写出来的现实也不同,就是同一个作家,在不同时期写下的现实也不一样。“但是必须要有距离,在《第七天》里,用一个死者世界的角度来描写现实世界,这是我的叙述距离。《第七天》是我距离现实最近的一次写作。”

而至于小说被指责像“新闻串烧”,余华称,“我们的生活是由很多因素构成的,发生在自己和亲友身上的事,发生在新闻里听到看到的事等等,它们包围了我们,因为它们每天都是活生生跑到我们跟前来,除非视而不见,否则你想躲都无法躲开。我写下的是我们的生活。马尔克斯的《百年孤独》里写了很多当时哥伦比亚报纸上的事件和话题,他说他走到街上,就有读者对他说:你写的太真实了。有人说《第七天》是我最烂的小说,这个很客气了。七年前《兄弟》出版时,有人说是中国所有小说里最烂的。”

关于小说是写给西方人看的 中国读者最热情地关注我

余华面对这种大面积的批评其实也不是第一次了。其上一部作品《兄弟》出版时就面临了非常大的争议,有人称余华的《兄弟》大失水准。面对此次被批评,余华告诉记者,其实《活着》和《许三观卖血记》出版时也有很大争议,只是那时的争议局限在文学界,那时媒体不关心文学,更不会关心他,也没有网络。“《兄弟》出版的时候媒体关注文学了,也关注我了,而且有网络了,所以争议被放大。这次《第七天》出版,有微博了,争议更加放大。我十分感激读者对我的关注,无论是赞扬我的还是批评我的,我都心存感激。被关注和被批评是成正比的,如果有一天没人骂我了,那就意味着我被遗忘了。”

《第七天》面临的另一种批评是,有人称这部小说是写给西方人看的。余华称,虽然他在二十多个国家出版了小说,但是没有一个国家的读者像中国的读者这样热情地关注他。

其实也有网友称,《第七天》中余华的语言才华未发挥到极致,有仓促的感觉。针对这个问题,余华解释称,“这是一个从死者的角度来叙述的故事,语言应该是节制和冷淡的,不能用活人那种生机勃勃的语气。在讲述到现实的部分,也就是活着世界里的往事时,语言才可以加上一些温度。一部小说的叙述语言不应是作家自作主张的语言,应该是由小说本身的叙述特征来决定的。”

(编辑:李央)

镇江治疗阳痿医院

镇江如何治疗牛皮癣

脉络舒通丸功效

吃了伟哥多久有反应
痛风吃什么食物最好
立可安复方木香小檗碱片
标签:
友情链接+
南京星座网